小城滋味

浏览量:18 次

小城虽小,多姿有味。吃惯了小城小菜的滋味,让人总是千般恋着小城的好,舍不得离开。

小城,菜是新鲜的,菜是百味的,菜是百搭的。

街上的各色小吃:炸藕盒茄盒,炸鱼熏鱼,烤鸭烧鸡,煮鸡爪,猪皮冻,炸花生米,拌豆腐丝,拌萝卜丝。四时新鲜,应有尽有。

那铁板烤的老咸鱼,顺街飘香十里路。

那五香猪头肉,在案子上摆出来,大盆盛着,热气腾腾,那香味溢满整条街道,让人垂涎欲滴。

另有各色小咸菜,什么盐水萝卜,酱黄瓜,盐渍狮子头辣疙瘩,物美价廉。

还有煎毛蛋,麻辣烫,烤面筋,麻辣豆腐串等等,小孩子最爱,年轻女孩也喜欢。

小城虽小,五味俱全。

春天,谁家院外的香椿树早早发芽,不几天就满树香味。蛋煎香椿芽,又香又嫩,百吃不厌。如果再简单一点,把豆腐切成小丁,香椿也切成小段,再撒点盐和热菜油调拌,一盘清新爽口的小菜就做成了。脆嫩的香椿配合柔软的豆腐,别有一番滋味。

再几天便是水灵灵的苦菜、荠菜、白蒿芽,带着田间泥土气息,带着大自然的灵气和朴实,来到人们的餐桌上。“墙阴春荠老,笋蕨正登盘”,让人们吃出一点古人的诗意,《蔬菜斋随笔》曾说:“洵美草木滋,可以废粱肉。”虽有几分夸张,却得几分神韵。

盎然春意里,觅古人笔下的野菜踪迹,享一次温厚的蔬食回归,那是春日里最珍贵的滋味。

这时节,嫩嫩的小葱配上甜酱;刚刚舒展的墨绿小菠菜,新摘下来的素淡槐花,炒两个鸡蛋,绝对是一道世间美味。

紧跟着上市的就是盐水煮蚕豆,香得朴实清润,小城人都喜欢。不管时光和菜系怎么演变,春天第一批上市的蚕豆永远是最值得去品味的。鲜嫩的蚕豆,一颗颗煮得开了花,浓香绵软,放到嘴里不用嚼,用舌头一抿就会化掉,特别受老人、孩子喜欢。《随园食单》里曾说:“新蚕豆之嫩者,以腌芥菜炒之甚妙。随采随食方佳。”

夏天一到,烧烤摊生意火爆起来,烤肉烤串烤鱼烤面烤玉米辣煮田螺,配上盐水煮的毛豆花生,再来几杯凉啤,酷暑热气顿时一扫而尽。

时令蔬菜也纷纷登场,丝瓜、黄瓜、葫芦、苦瓜,还有茄子青椒酸甜的西红柿等,一水儿都是属于夏天的味道。

会做菜的主妇们就算最不起眼的一样蔬菜,洗干净切好,爆开油锅,把菜加上两个红辣椒和几条瘦肉丝一块扔进去,炒勺飞快颠几下,那菜品瞬间就生龙活虎起来,绝对满足你的味蕾,很像小城人憨直的性格。

最美的野味当属知了猴。晚上捉来,热水烫死,洗干净了用油一炸,那滋味香啊。树上的蝉,抓根长杆随手粘取,也是一道美美的下酒菜。这都是大自然无可保留的美味。感激自然,往往从唇齿间开始。

冬天,家家户户囤上几棵大白菜。无论吃火锅还是炒菜煲汤,一定少不了白菜。对我来说,一锅猪肉粉条白菜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,即使肉很少,香喷喷的白菜也很是下饭。最家常的白菜炖豆腐,我是百吃不腻。

说起豆腐,那简直是百搭菜,炖鸡炖鱼炖白菜炖菠菜,煎煮烹炸,甚至生拌,不贵而且好吃,真可谓是穷人菜。小时候每天最喜欢听见的便是一大早的豆腐梆子声,如今,已经很少听得见。

我们那个小城特产潍县萝卜,那脆甜的滋味,是我最美的记忆。我小时候吃的最多的是炸萝卜丸子,素菜能当荤菜吃,那段穷日子多亏了它的调剂。

冰天雪地,阻挡不了人们吃火锅的热情。锅内汤沸一个劲的咕嘟,把肉片放进锅内一涮,蘸上地道的麻酱和香料,即熟即吃,再喝上几口老白干,浑身舒坦。真可谓“围炉聚炊欢呼处,百味消融小釜中”。

小城人勤快,临近年关,家家户户都做起了香肠,一串一串,挂在风口里背阴处,任雪花拍打,也难挡腊肉的醇香。

城里的小饭馆,那是各有绝活,羊肉汤百喝不厌,牛杂烩香味可口,石锅鱼味道十足,干炒鸡不柴不腻,炖大鹅、酱驴肉新鲜可口。有时来上小鸡炖蘑菇,十足的野味。

餐桌旁,各位老客,围坐一起,随和自在,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,说的全是掏心窝子话。

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熟悉一个小城,往往从它的味道开始。爱它,就从爱这份滋味开始。

智利诗人聂鲁达曾说:“这道菜一尝,你就知天堂。”是啊,小城的菜随口一尝,你便找到了家的念想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小城滋味